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 某女副县长和司机宾馆开房曝光

作者:乡村老头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4-05-25 10:08:04

想知道欧阳县长在哪里,问县政府办公室还不如问小鹿呢。这是有旺县特色真理,颠扑不破!

  小鹿是欧阳县长从区长任上带来的司机,也是她从区政府带来的唯一东西。小鹿身高1米78。29岁。如果他穿那件浅粉色T恤,没人不说他像某个韩国偶像剧里的男主角。 

  我泱泱中华乃礼仪之邦,古代轿子代表身份,当今轿车显示级别。非但如此,古代在轿夫的使用上也大有讲究。比如大官的轿夫膀大腰圆,衣着光鲜,目光如电,勿需鸣锣开道,光是轿夫的眼神也能吓得一干闲杂人等屁滚尿流纷纷回避;现如今,领导司机体能问题已退居次要位置,当然用不着膀大腰圆。但是,外形却大有讲究。坐在方向盘后,最好让人误认为私家车主,而不是专事转方向讨饭碗的司机。当小鹿开着欧阳的座骑,陪侍在县长左右出出进进时,一个堪称金童,一个堪比玉女。由此可见,司机之于领导,事莫大焉。

 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 某女副县长和司机宾馆开房曝光

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 某女副县长和司机宾馆开房曝光

  说欧阳堪比玉女,一点也不夸张。虽然三十有八,但她驻颜有术。行动袅袅婷婷,垫高的鼻梁比别人遗传的原装高鼻子还要美,令人顿生人工战胜天然之慨叹;拉出的双眼皮下,一双如梦带露的眼睛饱和着泪,如同早晨花瓣上的露水,碰不得的。据说,当年的欧阳区长参加省人大会分组讨论,一位省里的领导笑眯眯地问她:小姑娘几岁了?到我跟前来。也不知是领导老谋深算,还是欧阳更老谋深算,她当真就坐在了那位领导跟前。并且行动之间还表现出领导所期待的那种小姑娘特有的天真。可轮到她发言时却又井井有条,有理有据。晃得那位五短身材,黑红脸膛的领导那叫一个“晕”,嘴里不停地喃喃念叨:“不得了,美女加才女”。

  让欧阳县长坐在他跟前的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。自古混在中国官场的人都明白,屁股是否坐对位置至关重要。此即所谓“路线问题”。民间也有“男怕上错床,女怕嫁错郎”之古训。欧阳何等聪明人,如果只傻乎乎在副部长跟前座座,生瓜蛋似的拍也拍不响,桐油灯般的拨也拨不明,欧阳区长绝不会不到半年就变成欧阳县长。

从那以后,欧阳就养成了每星期六晚上到省城直接向部长汇报的良好习惯。

  当领导司机驾驶技术之好坏倒在其次,更重要的是必须练就聋子,瞎子,哑吧过硬职业素养。小鹿荣任欧阳司机,并且随调旺县,正是因了他在这三方面的杰出表现。欧阳每次到省城,自然少不得有小鹿司机亲自随侍。

  又缝星期六。勿需县长吩咐,小鹿早早检查车况、加油、洗车、洗自己、用电动刮胡刀把脸收割得趣青,换上欧阳喜欢的浅粉色T恤……

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

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 某女副县长和司机宾馆开房曝光

  晚上八点出发。顺着融城大道,到省城40分钟车程。小鹿昨天才理了阳刚十足的平头,看上去面带微笑,其实没笑。他娴熟地操控着那辆乳白色广州本田。这正是小鹿与别的司机不同之处,一般领导司机也能做到聋瞎哑。但是,也许由于长期装聋作哑,面部肌肉退化,脸上的表情也跟真的哑吧无异。据说小鹿的微笑,曾迷倒不少于10个女人。进口音响播放着欧阳喜欢的那盘“班德瑞”音乐,与她身上散发的淡得不易察觉的香水味相当益彰。她似乎有些微微的陶醉,美丽的大眼睛有掩饰不住兴奋的潮,脸上红晕浸出薄薄的粉底,只比车外伫立在星空下红高粱的颜色稍微淡些。

  这让小鹿想起前不久的事。那天晚上,小鹿载着欧阳参加一个招商引资恰谈会。会议结束后,欧阳代表县政府请人高马大的东北老板吃饭。几杯酒下肚,东北大汉既没明确表示要投资,也不说不投,却仗着酒盖脸的疯劲,直勾勾看欧阳,只恨眼光不会拐弯,在脸上和如隐若现的乳沟间不停来回游动,言动间碰手摸头,把胸脯拍得山响地说:“冲着你这样美女,只要县长真有诚意,投多少都心甘情愿”,接着拿起倒满酒的玻璃杯说:“就这杯子,县长喝一杯,我投1000万,喝两杯,投4000万,喝三杯,投一个亿。”为了旺县的发展,为了旺县人民的小康生活,伟大的欧阳县长咬紧牙关,硬是喝下三杯五粮液。这样的好县长,这么生动的事迹,却无法写入先进事迹材料里,真乃憾事。送走财大气粗的老板和市里陪酒的领导,欧阳回到车里,天眩地转。

怕招待所的服务员看到县长醉态有损旺县形象,小鹿不敢送她去县招待所的住处,出县城拉她到湖边,打开车门,让她吹晚风。

  跟欧阳四年多了,小鹿从没见她醉成这样,此刻的她显得是那么无助。头发像柔弱的小草被风吹乱,小鹿恨不得替她理理好;罩在小坎外的衣服钮扣全开,露出脖子的雪白,胸部丰满的双峰喷薄欲出,紧身短裙包不住大腿的性感……

  她向他诉说官场的倾轧;诉说丈夫对她漠不关心;诉说工作的艰辛;说孩子跟着奶奶学习没有人管。总之是说一般家庭妇女们都要说的那些家长里短。说到后来,她倒倚着他睡着了。

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

女县长与男司机开房图片 某女副县长和司机宾馆开房曝光

  车到省城。和往常一样,小鹿把车停在宾馆门前,去他们定的两间房的其中一间休息。

  欧阳自便。

  晚上12点多,小鹿刚朦胧睡着,就听到敲门声。打开门是欧阳:一手撑着门框,一脸哂笑,显然喝多了——门刚一开,她就跌跌撞撞晃进小鹿房间,重重仰面倒在床上。只见她头发散乱,脸上粘着一星吐出秽物,里面的吊带小坎上滑露出白晳的小腹,穿袜子的腿有呕吐时溅上的污秽。小鹿连忙拿湿毛巾帮她擦脸,看到她的丝袜实在脏得不成样子,犹豫了一下,还是鼓起勇气帮她脱掉,接着擦她腿。忽然,她抓住他手向她大腿根拉,小鹿连忙缩回手。她忽然伸出双臂使劲搂住他脖子,把他重重压在自己的身上。小鹿惊呆了,头脑里一片空白,眼前只看见她两个雪白丰满的乳房。她疯狂地吻他,一边脱自己的内裤,嘴里喃喃着:“老头子回家给他老婆过生日,还要我喝他老婆的生日酒,稀罕你个老东西……”
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交河杂谈 | 国内动态 | 国际动态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趣事 | 大陆娱乐 | 港台娱乐 | 综艺趣事 | 网络热点 | 楼市资讯 | 房产供求 | 美食制作 | 美食营养 | 减肥食谱 | 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购车指南 | 中国军事 | 国际军事 | 军情观察 | 军事历史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|点击数: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网站地图 - 联系我们
都看网 版权所有
鄂ICP备11014197号-2